Feeds:
日志
评论

斗转星移又一年

猴子

猴年话猴

一年有365天,看起来似乎很长,但往往却时光荏苒,白驹过隙,转眼间又是一年!

记得去岁此刻,我们才送马迎羊,没想到再过不了多久,猴王马上就要来“接班”。

自2006年开始,每逢迎春之际,本刊便会登载一篇与十二生肖有关的文章,以便应节。今年,自然也不例外,就乘迎新送旧时刻,也来个猴年话猴。

猴子的种类

猴子(monkey)是灵长目动物,一般大脑发达,也很机灵,是动物园里常见的杂食性灵长目兽种。猴子的别名特别很多,如:申、狙、猱、狖、猨、獶、玃、狲、狨、独、猢、枭等等,不胜枚举。

有一类种群与猴子相近的,俗称猕猴(macaque)。猕猴的特征:身体强健,其臂和腿,几乎等长,皮毛褐或灰黑色,尾长不一,有的或缺尾。与猴子一样,猕猴亦属群居动物,喜爱树栖。不同的是,猕猴一般上多栖于森林、平原、悬崖绝壁之间,又或岩石地区。
还有一种普遍被误称为“猴子”的,是血缘最接近人类的猩猩(ape)和人猿(gorilla)。据知,猩猩的学习能力超强,能执行有组织的思考任务,更拥有比其他任何动物都好的记忆力,并可以应用手语与人类交流!

由于猴子与人类非常相似,因此也就成为了实验室中最常见的非人类动物。尽管猴子与人类一样,可以为医学研究做出贡献,但是利用它们来进行广泛研究,也经常引发道德问题的争论。

猴子在佛法中的意含1
  
猕猴(梵语markata),梵名音译作“么迦咤”。由于其心性轻浮、躁动,难捉难调,经常舍一取一,因此,经典言常以它来比喻凡夫的妄心。
  
在《杂阿含经》卷四十三中,即以狗、鸟、毒蛇、野干、失收摩罗、猕猴等六种动物来比喻众生的六根。经典中亦以「六窗一猿」来比喻众生的六根,一猿比喻众生的心识,如猿猴般无法安止,想从六根攀缘外境。

猴子的神话1

在印度神话中,有只著名的猴子,名叫哈奴曼(梵名Hanumana),又称诃拏曼或哈纽曼,意译为大颔神猴。它是印度史诗罗摩衍那(梵名Ramayana)中的神猴,被称为「风神之子」,能飞腾变化,高如塔楼,力大无比,面色红赤,毛色金黄,尾长无限。

据说,哈奴曼的传说到了中国之后,即演变成《西游记》中齐天大圣的孙悟空。

猴子与佛教有关的词汇1

猕猴捉月
  
在《摩诃僧祇律》卷七中记载:佛陀告诉诸比丘,往昔波罗奈城有五百猕猴游行林中,发现井中有月影。当时,猕猴王看到那个情况,便对猴群说:“很不幸,月亮今日死了!更糟糕的是,它还掉落井中。所以,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它捞出来,不可以让这世间长夜闇冥。”

于是众猿同谘合谋,商议如何将月亮从井中捞出。最后,猴王说:“…… 让我捉住树枝,而你们则辗转相捉对方尾巴,这样,我们便可以到井中把月亮捞出来。”于是,诸猕猴便遵从猴王指示,辗转相捉,但万万没想到,后来猴群却因树弱枝折而都掉入井水中!佛陀告诉诸比丘:“当时的猕猴王,就是现今的提婆达多,其余的猴子,即为现在的六群比丘。”

猕猴捉月,用以比喻愚昧、无知、白费力气,又或以邪见引导他人。

注1 : 资料摘自《佛教小百科 —— 佛教的动物(上)》。

心猿意马

心猿意马一词,原为佛教用语。

有谓:我们的心,犹如猿猴那样,整天蹦跳不停,又或像马一般,奔跑起时,总是难以控制!由于我们的心老是东想西想,没有片刻可以安定,因此心神散乱,很难静止。所以,佛法亦以心猿意马(即猿腾马奔)来比喻凡心的无常、无定和多变。

能度法师著作《源自佛教的成语浅解》一书云:“心猿意马”源出自《大日经·住心品》、《佛遗教经》和《大乘本生心地观经》等。据《大日经》分析:心,有六十种相,其中一类为“猿猴心”;《佛遗教经》在说到心之狂放时,则以“如猿猴得树,腾跃踔踯,难可禁制”来形容之;《大乘本生心地观经》却说:“心如猿猴,游于五欲,暂不住故。”

由于凡人的心多攀缘心外的五欲境物,所以都经不起诱惑!

在佛学上:心大可分为真心与妄心。真心绝不为外境所动摇,唯妄心才会生灭流变!因此,妄心也就成了修习禅定的大障碍!

猴子于佛经中的故事

猴王以身作桥拯救群猴
  
在《六度集经》卷六中,有一则佛陀往昔曾为猕猴王的故事。

据记载:过去世有一只猴王统率五百只猴子,在山中深谷里悠闲度日。某年,由于天候干旱,没有果实,群猴只好眼巴巴地等待饿死。当时,只剩国王的园林中还有丰盛的果实。由于国王的园林,距离群猴所居住的地方并不远,仅隔一条小溪。所以,猴王便率领群猴,悄悄潜入国王的园林,偷吃起园中的果实。

不幸的,群猴的举动终于被果园的园丁发现。他立即将此事禀告国王,国王知道后,非常生气,即刻命令人马地把猴群包围,准备把它们一一活抓。猴王非常机警,一发现情况不对,也立即想办法应对。身为群猴的首领,看到群猴身处深渊薄冰之境,无不自责,认为自己之前没有把猴群的安危考虑清楚,便草率地率领它们冒险前去偷吃水果,才致使大家身陷险境!这样的失策,绝对不可原谅。于是,猴王暗自下决心,纵使自己丢失性命,也要设法拯救它们,并即刻吩咐猴群分头去找来藤须,将之接成长绳。

猴群很快便找来一大把藤须,然后将之连接成长绳,再将一端栓紧在果园这边的大树枝上,另一端则系在猴王的腰部。准备好之后,猴王就学飞鸟一样,跳到河对岸那边的另一颗大树,尝试从国王的果园架一条藤桥,横渡溪流,到猴群栖息的山上。然而,事与愿违,基于藤须不够长,猴王只好用两只手使劲地捉紧树枝,勉强力撑起藤桥,让所有的群猴赶紧通过。

当五百只猴子全部渡过这条桥时,猴王的两腕早已无力再支撑,一时气绝,松手掉到河岸上。次晨,国王率领侍卫来到果园查看,只见一只巨猴半生不死地躺在岸边。那一刻,碰巧猴王正也缓缓醒来,于是向国王叩头谢罪,说:“我生为野兽,偷生于世,蒙受大王恩惠。今年因为干旱,山上没有水果,不得不冒犯大王的园地,摘食果实。这都是我的错,其它猴子全都听命于我,敢请大王原谅它们。若大王要惩罚,我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相扺。”

国王听了很感动也很惭愧,心想:这只猴王虽是畜生,却拥有仁爱的胸怀,能够爱护、珍惜自己的猴群;我身为人中之王,然而和这只猴王相较之下,是否真正做到“仁民爱物”就不敢说了。国王于是对向猴王说:“你让我知道应该以仁治国,天地才会风调雨顺。为了感谢你,我不但不追究猴群的过错,还愿意供给你们粮食,让你们能在山林中安乐自由生活。”

经文云:当时的猴王,既是释迦摩尼佛,而国王,则为阿难尊者,那五百只猴子便是现今佛陀的五百位弟子。

这则故事,旨在说明众生的心念,确实容易受到外在境界的引诱,而生起贪、瞋、痴、慢、疑,在心田里埋下恶的种子,不但污染身心,还可能招致恶果连连。若能改变心态,转恶念为善缘,就能回归善的循环。

一则与猴子有关的童话故事

猎人与猴子

话说一个小山村里,住了一位年轻猎人。因为他天天都到山里打猎,所以动物们对他的存在,无不感到惊慌、恐惧。

有一回,猎人发现在一棵很高的大树上有一只猴子。于是他便立刻举枪射击,说时迟,那时快,只听到猴子惨叫一声、便见它往后翻倒,一只手抓住了树枝。

猎人发现猴子受了伤,马上又举起手上的枪,想再补多一枪。此时,他忽然发现猴子另一手好像抱着一样东西,待他仔细一看,才惊觉原来那母猴紧抱着的是一只小猴。

此时,只见已受伤的母猴仍奋力地将小猴子推往树上,而小猴子则紧抱住母猴。母猴继续发出凄厉的叫声,似乎在对它的小孩说:“赶快逃命吧,别再管我,妈妈就快撑不住了!”小猴子同样吱吱地叫,好像是说:“不,我不要!我不要离开妈妈。”

过不多久,母猴终于真的再也撑不住了。它手一松,连同小猴子一起从树上坠下。“砰!”一声巨响,深深撼动了猎人。那一刻,他内心的一层厚壳,忽然间被打破了 —— 他后悔,觉得自己原本就不应该对猴子那么不慈悲!

此后,山里不再出现枪声。村民们每次经过那棵大树,总会看到树下那一座坟墓前,插着美丽的鲜花。

这虽然只是一则童话故事,但我们平时若用心去观察,就不难发现动物与人一样有情有爱,也一样珍惜自己的生命。有谓尊重生命,不只是尊重人类的生命,而是对所有众生都应心存悲悯。

人与人之间,若能真情相待,对众生也慈悲,那么,这个世间就会变得很美好!

与猴子有关的俗语、成语

谈到猴子,不难叫我们想起一些与猴子有关的俗语、成语。不过,这些词语,似乎贬义远比褒义的来得多:

山上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 : 俗语,比喻没有能人,普通人物亦可充当主要角色,与蜀中无大将,廖化当先锋同义。

宰鸡教猴 : 传说猴子怕见血,驯猴的人便杀鸡放血来恐吓猴子。比喻惩罚一人以恐吓或警戒其他人。

土龙沐猴 : 比喻徒有虚名,而无其实。

弄鬼掉猴 : 比喻调皮捣蛋。

猕猴骑土牛 : 比喻职位提升很慢。

沐猴而冠 : 猴子穿衣戴帽,究竟不是真人。比喻虚有其表,形同傀儡,常用来讽刺投靠恶势力窃据权位的人。

尖嘴猴腮 : 形容人相貌丑陋粗俗。

猴头猴脑 : 像猴子那样好动,形容行动浮躁。

猴年马上就到来,笔者借此机会恭贺诸位:五谷丰收好年冬,猴年快乐四季红。

了解和深信三世因果

与笃信外教的人士谈因果,他们一般上都不信,原因他们不认同轮回。对他们而言,除了今生,根本就没来世!既然如此,又那来什么所谓“三世”?

反之,正信佛教徒绝对深信因果,也明白三世即指时间上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然而,在无尽的时间上,这“三世”却可长,可短!长,可以“无量数阿僧祇劫”计算。因此,我们才会常说:“若想修行证果,发愿成佛,务必经过三大阿僧祇劫。”短,即使一切众生不出生死,单以生命的循环来推算,我们也还有过去世、现在世和未来世。当然,要是我们仅仅把“三世”看成前世、今生和未来世,那也并不正确,因为这种理解和思维,确实太过狭隘!

谈到因果,其实它的定义,可以是很广泛。

所谓“因”,既是原因、因缘,而“果”,则为结果。打个比方,你若因一时控制不了情绪,起嗔心,为了争停车位那么一桩小事,便与对方恶言相向,甚至大打出手,结果把人给打伤了!最终,除了要赔上医药费,还得面对被控上法庭和受法律制裁的可能性!

同样的,你若为了要成为一个有钱、有权,甚至有势的人而不择手段去到达目的,那你身旁也只会出现一些相互利用的“朋友”。一旦你失败,陷入困境而不能给对方带来利益时,他们一个个便会无情地离你而去,非但不愿给予你援手,还极可能乘机向你报复!因为这之前,你也许因急功近利而有意无意地开罪了他们都不晓得。这一切,都是你在追求金钱和地位的过程所种下的“因”和结出来的“果”!

前阵子(今年3月7日),《联合早报》报道:一位逃役青年因威迫利诱强奸少女后,在判刑前对案情提出异议,要求撤销认罪,随之又在半年之内反反复复“变卦”,决定抗辩!但最终斗不过自己的“良心”,还是决定认罪。然而,当他重新认罪时,年龄已超过21,平白“错失”了进入改造所,接受改造和较短刑期及免受鞭刑的机会!鉴于该青年所犯的是重罪,因此,为慎重起见,法官判了他13年刑期兼鞭打12下!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时时自慎,要不,就得因果自负。

明白了上述简单道理,你还能不信因果吗?

基于我们缺乏神通力,没办法知道无穷尽的过去和未来。因此,单凭一个“信”字,仍然有人对“三世因果”存有怀疑!

为此,在授课时,我也只能以“欲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;欲知来世果,今生做者是。”这几句话来给学员们诠释因果,说明我们今生的遭遇,和我们前世的所作所为都有关联 — 要是我们前世行善积德,今生肯定有福可享,反之,就得受恶报!简而言之,我们现在的今生,既是我们过去的未来;而现在的未来,将是我们未来的现在!

圣严法师在其著作《学佛群疑》的一篇文章中,云:“ …… 有些人因为不能见到过去和未来,所以不能相信过去和未来的存在。其实,如果没有见到的就不能相信或不能接受的话,那即便在现生之中,也有许多不能相信和不能接受的事。例如:民族的历史、宗族的族谱、家族的家谱,所记载先民和祖先的事迹,有谁亲眼见过?曾经见过曾祖父或高曾祖父的人,实在很少,但总不能因此否定祖先的存在吧?所以,肉体生命的遗传,是来自列祖、列宗,亦能传之于子孙万代,这就是肉体的三世因果 …… 。”

显然,世间人多不明白因果的定律,看到一些为善之人,竟然得不到善报,便下定论,说:“为善,根本就没用!”见到为恶的人,非但不受恶报,反而获福,就认定:“恶不必戒。”殊不知福祸之来,有近有远,有早有迟;近则人俱得见,远则或隔生,甚至隔若干生,非具宿命通者,不能知晓。

须明白,一个人要是前世业重,即使今生尽善,也未必就能即得行善之报,反之,还得先受其前世之恶报!那,怎么有些为恶之人,不见就受恶报?说穿了,那是因为他余福未尽!因此,我们不能因恶人得善报,便否定因果定律的存在。

有一点教我感到失望的是,我依旧发现一小撮学佛者为了证实三世因果的存在,仍然一味追问过去和探知未来。其实,这样的执着,除了只会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困扰,也浪费时间,一点益处都没有。

修习佛法的人,须具决烈之心,任彼诮谤,亦总了无疑虑。要是不以佛所说为依归,而以愚人所言为根据,那么,我们就会继续不断地在生死中轮回,永受三途之苦!若让自己落得这个地步,那岂不是令人惋惜?

福慧双修

福慧双修

我们皆凡人,因此,一般上就只知道要祈求福报,却不晓得有福报未必就一定有智慧!为此,学佛的我们,除了要修福,还应当不忘修慧!因为唯有能做到福慧双修,那才圆满;否则,有福无慧,又或有慧无福,那同样都有瑕疵。

经云:“菩萨于法,应无所住,行于布施。”这里所说的“应无所住”,指的便是修慧;而“行于布施”即为修福。

即便是刚信佛、学佛的人,没有理由不晓得布施即是修福。然而,单靠外财布施修福,那还嫌不足。有云:外财布施总是比不上内财布施,而内财布施又比不及法布施!虽说法布施最,但单就法布施,那又不及无相布施!因此,又说:“菩萨不住相布施,其福德不可思量。”

有句话说:善于处人是智慧,受人善待是福报。足见佛教所谓的智慧,不完全等于知识与学问,因为智慧必需从内心去体验,尤其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运用。再来,我们凡人所修的智慧,也就只属“妄想非真”那一类,而非修学出世圣人的“真空”智慧(即“诸法空相”智慧),更不及佛陀亲证的“实相理无上”智慧。

虽然我们才初发心学佛,未必就能‘应无所住’以修慧,‘而生其心’以修福,但是,倘若我们肯付出时间,多闻熏习,然后凭借文字般若的启示,开发智慧,进而思维,自利兼他;那么,想要福慧双修,应该一点都不难。

说到福慧双修,让我记起一则佛教故事。

话说,从前有兄弟两人一齐出道修行。为兄性格沉默寡言,但喜好研读经典,专心修禅,因此不久后即断烦恼,证得阿罗汉果。然而,基于他平日鲜少与人广结善缘,且又不懂得布施修福,因此很少获得他人供养,即便出外乞食,亦多半托空钵而归!

反观他那位性格好动的弟弟,非但常与他人结缘,也喜欢布施修福,所以,多深受广众爱戴。然而,由于他追逐名利,高扳显贵,虽常受国王大臣们供养,但戒行却不清净!因此,他死后不幸投胎畜道,只能供给王宫作为坐骑,以还宿债!尽管他生前喜欢布施修福,但这一世贵为象王,也只能身披缨络,庄严其身生而已!

有一天,为兄的出门乞食,但却又空钵而还;途中,他巧见象王被国王坐骑出外游行,不禁感慨万千的说:“我不如你,你不如我。”即意:我阿,不修福,所以福报怎样都不如你;但你不修慧,且因破戒堕落!所以不如我解脱生死,得证圣道 —— 这也就是我们都没做到“福慧双修”的结局。

古语说得好:修福不修慧,大象挂缨络;修慧不修福,罗汉应供薄。所以,既然你我都学佛,那我们一定要切记福慧双修。就算是出家众,要是单就注重修慧而不修福,来生很可能就只会是穷释子一名,虽有智慧,可以弘法,广作佛事,利益众生,但却因缺乏福报,而无法满其所愿!
足见,无论在家或出家的修行众,非得福慧双修不可!

心与心

有个问题曾经一直困扰着我:人与人之间的心,距离到底有多远?

我想了好久,就是一直没有找到答案。我若问你同样的问题,或许你也会回答:“我从来就没去想过这个问题。”

说的倒是,这个问题看似简单,但想寻获一个正确的答案,那倒不容易。

直至有一回,我偶然在一本书里找到了解答。作者对这个问题,有他自己与众不同的见解。他说:“ …… 心与心的距离,其实就像一块硬币的两面,有时很近,近得似乎融为一体;但有时却又是那么遥远,远得永远都没办法面对面!”

我个人蛮喜欢这样的一个诠释。

说实在的,我们确实很难叫他人了解自己,更没有办法完完全全地理解对方,即便是相处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,亦是如此。再说,凡人都会有“秘密”,心里总是喜欢埋藏着一些不愿向人诉说的事儿。既然你我都没办法相互坦诚相见,那又怎能期望大家之间的心,会距离不远?

当然,在现实的生活中,我们不难遇着一些“沉不住气”的人。这一类人,心里永远藏不住事,一心就只想把心里的话儿倾囊而出—— 不管喜、怒、哀、乐,都会想找人倾诉,甚至不分时间、对象、场合!深一层想,这也很正常,没什么不对,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“愿意与人分享”的欲望。不过,反过来想,我们确实有必要注意倾诉的对象,要不,便会在没有判别和取舍的情况下,轻易得罪他人,惹来是非。

常言道:“一句恶言,一段是非,都极可能招徕妖魔鬼怪!”所以,尽管我们一心想把人与人之间的心的距离拉得近一点,但我们仍然应当谨言慎行。

举个例子:我们虽然花钱聘请某人为自己处理一些事,但却又老是放不下心,而选择在对方进行和处理事件的当儿,“善意”为他提供不少“宝贵”意见,继而又要求这,要求那,结果引来对方几许不必要的误解,认为我们不尊重他的专业!最终,导致大家心与心之间的距离,愈来愈大,越来越远,没有办法愉快地合作。

曾经有位法师给我开示,说:“ …… 尽管我们花钱请人做事,但如果我们学不会放不,对事不够客观,在分辨对错上,只站在自己的立场,凡事都以一己之私,做出评判。那么,最后一切事都变成自己在做,那就太没意思了。”我非常认同师父的这一说法,因为这里头的确有着很多的人生哲理。

师父说得很对,在给任何事件做出判断之前,我们的确应该先抛开自己的喜好和成见,把心静下,继而客观地、充分地去进行全面了解和分析,这才会反映出一个人的智慧!谨言慎行,更应该是我们做人的最高准则。

确实,为人处世,一定要持有一颗厚道的心 —— 不妄评善恶,不徒惹是非,那才是最可以将人与人之间心的距离,拉得更近的途径。

有谓:厚道人必有厚道福!这点,我相信。因为一个懂得宽容厚道的人,在与人交往上,只会结缘,绝不会结怨。

宽厚也是一种净化,它肯定能让我们的生命,时时充满温馨和爱。

换一个角度,心也就宽了!

3年前岁末,我被诊断患上晚期结肠癌。不知怎的,当时尽管濒临死亡威胁,我却似乎一点也都不害怕。

在完成割除结肠(受癌细胞感染部分)手术之后,我毫不犹豫地听从主治医生的劝告,立即接受化疗,希望可以借此提高存活率。化疗的过程,绝对是痛苦的。我这么说,相信唯有同样经历的病患才会感同生受。

经过首10个月的疗程,病况总算受到了控制,在肝脏部位的那几颗小肿瘤终于“冬眠”,只留下一颗小于2公分的“活跃”份子。那一阵子,化疗专科医师建议我接受电灼手术,将那顽固的“家伙”给消融!我是个百分百听话的病人,对医生的提议,向来都惟命是从。幸运的是,小手术过后,癌胚抗原指标(CEA)果然下降至理想水平,叫我松了一口气。

然而,这一切并没有让我享有更多的松懈机会!我的主治医生仍然持着“不太乐观”的心态,劝我千万不可大意,并建议我继续化疗。为慎重起见,我也征求了中医师的看法。她对我说:“甭担心,只要你体质好,身体还可以负荷的话,继续接受化疗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。”
我虽感无奈,但渴望能够多活几年毕竟是每一个病患都所奢望的。为此,我又“乖乖”地接受了将近2年的疗程;间中,似乎从未间断!即使有,那也是在出国旅游期间,把化疗的安排延迟一个星期。

就这样,我与癌和平共处了好一段日子。直至今年8月中旬,在和医生取得共识后,同意暂停化疗,静观其变。这对我来说,无疑是个喜讯,因为“挨苦”了将近3年的身子,终于获得了应有的休息机会。

然而,事与愿违,一个月后在进行一次扫描(PET MRI Scan)时,竟然发现之前躲在肝脏部位接近曾经接受电灼手术的那一颗肿瘤,又开始蠢蠢欲动!于是,我决定接受医生的劝告,再进行另一次电灼手术,一心一意想把那“家伙”给歼灭。原以为那是最妥当的处理,但万万没想到这次手术之后,其余“冬眠”的癌细胞反而不甘寂寞,开始活跃了起来!癌胚抗原指标(CEA),更是随着飙升将近3倍!

于是,我开始质疑自己接受第二回电灼手术的决定是否正确,但经过医生的分析,我倒也同意他的观点。他说:“ …… 可以肯定的,电灼手术应当不至于导致你的病况变得那么糟!其实,在做出抉择之前,我们不也就只把目标锁定在“希望癌细胞会继续保持冬眠”吗?既然如此,尽管疗程过后我们又发现有活跃的癌细胞,那我们也只好再想办法应对 …… 。”

医生还提醒我,说:“你最好做足心理准备,即便重新接受化疗,在某种情况下,新一番疗程未必就会给你带来预期的效果。”因此,我只好将自己的抉择,视为是“最好的希望”。但,未来的结局又将会如何,真的没有人能够预测。

在无计可施之下,我又只好恢复接受化疗!肯定的,那绝对不是一个容易的抉择,感受也苦不堪言!但我又能怎样?无奈!

或许每一个病患都有这个通病 —— 在遇到挫折不知何去何从时,总是怀疑这个、怀疑那个,觉得早知我就不这样做,又抑或对治疗的方法、所服的药物(包括中药和保健品),信心开始有些动摇,一味地钻牛角尖,一时间总是不懂得从另一个角度,换个立场去思维,抛开狭隘的视野。

正如我的化疗专科医生所说:“生活,原本就是这样。你不可能有两个“我”,把一个送去接受电灼手术、将另一个维持现状(暂停化疗),然后躲在一旁观察病况如何发展。”

经过一番思考,我终于“悟”了一个简单道理:人生根本就不可能从来,也没有早知,倘若只因受了一些挫折而一味回顾过去,它非但不能帮我们解危,也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,反而会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毫无意义。

其实,凡事只要肯换个角度,心自然也就宽了 —— 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

庆祝生日

现代人,无论男女,不管什么年龄,多数都很在意自己的生日,对庆生一事更为重视,惟恐他人把自己给忘了!因此,在生日之前,便早已公告天下,希望有人为自己欢庆一番。

其实,生日原本不就只是我们每一个人出世的纪念日而已,没有什么了不起。

然而,根据传统习俗,小孩满周岁时,尽管他还不懂事,但大人们一般上都会坚持要为他庆生。这,或许与早年的医学不够昌明有关。因为,那个年代只要能把小孩健健康康地养足一年,就证明他还有继续生存的机会,绝对值得庆祝!

而今,年轻的父母却年年都为小孩庆生,且常为了给小朋友们庆祝生日而忙得晕头转向!有的选择在家里举行生日会,请来一大班小孩的朋友和同学共同欢聚,结果把佣人和自己都给搞得筋疲力尽,累人累己!又或改在小孩就读的幼稚园课堂上庆生,给班上的老师添乱!而自己,又是安排食物、生日蛋糕,又是分发礼物给小孩的同学们,总之,劳累不堪。

为小朋友们庆生,旨在让小孩高兴,原则上并没有错,但我个人却不认同上述庆生方式,因为那样的做法,只会助长他们的虚荣心,造成他们日后喜爱炫耀、挥霍!这也就是为什么现今的年轻人,在庆祝生日仪式方面,总是花样百出,奢侈非常。

反过来,确实很少看到孩子会为父母庆生!庆幸的话,他们或许会请你老人家吃顿饭,买个蛋糕,让你也有机会吹一吹蜡烛,享受庆生的乐趣,那已经很了不起。诸多时候,反而是做父母的得自掏腰包“宴客”,给自己庆生,然后把孩子和孙子们都请回来相聚;而他们,却一点表示都没有,认为那是你老人家喜欢热闹!更甭想孩子们会记得给你庆祝大寿(老年人的生日,俗称寿日,只要在50岁以上,逢十便可称为大寿)。

我本身极少庆祝生日,也不喜欢庆祝生日。过去数十年,在我生日那天,老伴肯定不忘为我烹煮一碗香鲜至极的面线,再加上两个红鸡蛋,作为祝寿。这些年来,一如既往,一点都没改变。而孩子及孙子们,则都会打电话或发简讯给我祝贺,即使如此简单,但我已心满意足。

记忆中,我唯一“大事”庆生的一次,是我16岁那年。

当时,母亲让我请了好几位要好的朋友回家吃顿丰富晚餐,还对我说:“你今天成人了,值得庆祝。”母亲没受过多少教育,不晓得其实为16岁的孩子庆生,一般只为女孩举办 —— 俗称“破瓜”。旧称16岁的女孩为“破瓜”,原因“瓜”字拆开为两个八字,既有二八年华之意。(五代和凝《何满子》词:“正是破瓜年几,含情但得人饶。”)又说:古时候的少女,16岁便可嫁人,结婚了自然就会破身,因此,“破瓜”又有破身的意义。

小时候,纵然我们家境不富裕,但养母却特别喜欢庆生。不论是她自己抑或是养父的生日,她都会大费周章,尽显厨艺,把姨妈们阖家、好友们、甚至邻居们都请来一起聚餐。为了满足养母的意愿,我们一家人事前事后都要忙上好几天,搞得大家筋疲力尽,身心疲劳。因此,我从小便不喜欢庆祝生日。

其实,庆祝生日的真正目的,并非要自己记住自己是哪一天来到这个世界,而是提醒我们,当年那一刻,母亲是如何冒着生命危险把我们生下来!之后,还得含辛茹苦地将我们养育成人。所以,在纪念出世周年的当儿,我们更不应当忘记母亲的伟大!因为,倘若没有她,我们又那来的今天?

受戒、持戒,真的那么难?

前阵子我到医院接受化疗时,曾与一位信佛的护士谈起受戒这一课题。

他说:“我三皈已经好些年,单就不敢受戒!”问清缘由,发现他原来害怕犯戒。

我笑问:“你持素?”他摇头,答:“不。”

我又问:“那,你吃鱼吗?”他说:“有,因为我喜欢。”

我再问:“ …… 可曾给鱼骨哽过?”他笑道:“那是肯定的,而且好多次!”

我对他说:“你给鱼骨哽过那么多回,但却仍然不愿放弃吃鱼!那,为什么单就因害怕犯戒而不肯受戒?”

他一时支吾以对,答不上来。

或许,一般修行者害怕受戒的主因,是对“戒”的真正意义尚未能完全理解。他们经常会说:“尽管我不受戒,但一样会起好念,做好事。”这样的说法,听来“似乎有道理”,然而,正信佛教徒都应该明白,受戒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我们提升自己的修行层次,要求自己无论在什么情况之下都能断恶、修善、甚至度众生。

初入佛门的修行者,更应当清楚皈依三宝只不过是学佛的入门,而受戒才是信仰的实践!原因戒是一切善法的根本,更是世间一切道德行为的总归。

我个人认为,修行者都有必要受戒,因为这好比学生都得遵守校规,国民都需恪守法律一样。所不同的是,校规和法律皆是来自“外在”的约束,是他律;而佛教的戒律,则要求我们发自内心,那是自律。因此,学佛的我们,要是选择不受戒、持戒,便会随时有犯过招祸的可能。 

许多修行者都认为:即使自己不受三皈五戒,同样可以学佛,因为佛教绝对不会把他们当成“不合法”的信徒。然而,倘若一个学佛者选择不皈依、不受戒,在某个程度上,他心理必会有所推托、迟疑!在紧要时刻,更会找借口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(例如懈怠、放逸、邪淫等恶习)辩护,说自己既不是正信佛教徒,就无需遵照佛教的戒律。这样,无形中也就给了自己一个原谅自己的机会!足见我们凡夫在修行的过程中,要不是执理废事,便是执事废理;再不,亦会顾此失彼,顾彼失此,想行中道法门,谈何容易?

由于大家修持的层次不同,因此,所修的戒律(八戒、十戒、比丘戒、比丘尼戒、大乘的菩萨戒等)自然也就不同。然而,有一点大家都理应明白的是:一切戒律均以佛教的基本戒(即五戒、十善)为基础。因此,只要能把这基本戒完善地修持,便无需担心自己会犯戒、破戒。

再说,只要我们尽量不去做那些有害于身心、社会、人类,乃至一切众生的事,我们便都已修得五戒、十善。说简单一点,佛教对戒的要求并不高,只要大家能做到“诸恶莫做,众善奉行”,即便及格。

身为一个修行者,要是选择不受戒、持戒,他心地肯定会毫无分寸,始终无法入佛位,且对一切开遮持犯,更是茫然无知,无从修起,犹如迷途羔羊,又或漂泊在茫茫大海中的船只,无方可循,周旋不出。想认真修行,就必须三皈五戒,要不,我们的心便无所依据,不会有结果。

佛教是绝对开明的,如果你不晓得自己所做是犯戒的行为,即便做了,也不算是破戒!既然是无心犯戒,即使犯了,也不会那视为破戒的正罪。反之,要是你存心犯戒,纵使没破戒,也算是罪行!

多数人认为:受戒易,但要把戒持好确实很难!这样的想法,主因是很多修行者都不懂戒条,不晓得每一戒都有开遮持犯。戒,什么时候要持,什么时候才适当开缘,又怎么个开法才不算破戒? 再说,开遮持犯,都应该对众生有利益才可以。由于我们缺乏这方面的认识,所以,持起戒来才会觉得不容易。

戒,当持时,必持;要是不应开缘而开,那才叫破戒、犯戒!说到犯戒,那还一定要心、境、事三者相应相成,才会被视为破戒的正罪。这些道理要是都清楚了,你就不难把戒给持好,而且实践在日常生活中,活学活用!

要是受戒、持戒都不重要,那为什么佛陀在涅槃之际,一再叮咛佛弟子应以戒为师?